杭州
追光動畫的光——《白蛇:緣起》,或是追光動畫的轉折點

追光動畫的光——《白蛇:緣起》,或是追光的轉折點

中國動漫產業網訊 從《小門神》到《阿唐奇遇》、《貓與桃花源》接連三次的票房失利似乎讓追光動畫一度跌入深不可見底的深淵之中,即使畫面精良但作品內容過于小眾卻也無法成功。于是2019年1月11日追光動畫用《白蛇:緣起》交出了一份讓人滿意的答卷。




《白蛇:緣起》的首映日票房并不突出,只有972.6萬,遠低于《蜘蛛俠:平行宇宙》的4398.1萬。然而《白蛇:緣起》憑借自身優秀的素質,終于獲得了票房與觀眾口碑的雙豐收。截止2019年1月15日《白蛇:緣起》票房為5807.2萬,預測票房為2.54億。



《白蛇:緣起》的成功有多方位的。其一便是選擇了優秀的IP,這一舉措為其提供了廣泛的受眾,作為四大民間傳說之一的《白蛇傳》一直在通過不同方式不同內容進行演繹,人們對于《白蛇傳》可謂是耳熟能詳。

其二便是優秀的劇本創作,歷來各類《白蛇傳》的改編作都逃不開白娘子對許仙一見鐘情的愛,大多數作品均未告知觀眾為何一位修行千年的蛇妖會突然愛上一位普通的凡人。而本次《白蛇:緣起》便講述了白素貞與許宣的前世今生,前世的相遇相愛,才鑄就了后世的一見鐘情與不離不棄。劇本很好的講述了500年前的捕蛇人許宣(許仙前世)與還是一位普通小妖的小白(白素貞前世)相遇,相識,相愛與相離以及后世觀眾所知的重逢。




小白與許宣的一切故事都有理可依,小白作為一位初出茅廬的小蛇妖奉命前去刺殺下達捕蛇令的國師卻不慎失敗,而后失憶流落至永州城被捕蛇人許宣所救。許宣為了小白可以放棄捕蛇,而許宣也是小白唯一認可接受的人類。人妖殊途一直是老生常談的問題。當坐在雷峰塔屋檐邊上看著著西下的夕陽時小白說出:“我是妖,在你們看來應該是十惡不赦”,許宣能擲地有聲回答:“人間多的是長了兩只腳的惡人,長了尾巴又怎么樣?”日常的相互依靠,心靈的慰藉,兩人自從墜入愛河。



之后的相離是理所當然,作為人、妖中特殊存在的許宣與小白不可避免會受到沖擊。我們只知道后世法力無邊的白娘子卻未曾知道,500年前的許宣為了小白可以犧牲自我,只為了讓小白可以活下去。最后的相逢即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好祝福也是小白一眼千年不離不棄的結果。




最后又到能最大限度抓住觀眾眼球的畫面了。《白蛇:緣起》很好的表現了中國傳統美學,白蛇的裙釵,青蛇的盔甲,許宣的布衣,都是人物形象塑造不可缺少的一環。風景自不必說,你可以笑看楓紅染山,回清倒影,驚訝于道門異術的恢宏精巧,震撼于妖界空間的幻妙詭譎。(該段摘自bilibili-花間懸壺莫枕硯)可以自豪的講,此次《白蛇:緣起》的每一幀都可以作為精美的壁紙。





其中,值得大為夸贊的是片中對于打斗橋段的表現,無論是一開始小白刺殺失敗突出重圍的初顯身手,還是后來青白二蛇與國師弟子之戰,還有最后巨蟒化的小白、國師還有蛇母三巨頭的巔峰之戰,都有著點面俱現的表現力。每一段打斗戲的分鏡都繪制得極為合理也極具張力,每一段打斗戲份中的高速剪輯都讓戰斗呈現出了格外的激情和觀賞性,再加上對于不同人物技能的不同設定,比如小白的珠釵法器,道士的丹書符字,國師的化形法術還有蛇母的“吸功大法”,總而言之,比之以往動畫作品中舞刀弄槍的“花拳繡腿”,《白蛇:緣起》中的動作戲份的進步絕對是肉眼可見的。(本段摘自豆瓣Enjolras)




此次追光動畫的《白蛇:緣起》毫無疑問又給優秀國產動漫電影添上厚厚一摸剪影,雖然由于種種原因其票房可能達不到《大圣歸來》的高度,但是白蛇的優秀是毋庸置疑的,這也為未來國內創作動漫電影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導向。中國大人氣IP,優秀的劇本改編與精良的畫面制作才是我國動漫電影成功的方向。

希望能有更多人欣賞《白蛇:緣起》中的中國傳統之美與中國傳統文化故事的美好。




平臺聲明:中國動漫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本站編輯:千葉未來
信息來源:中國動漫產業網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
0條評論
 
 
服務熱線
官方微信
意見反饋
我要投稿
水浒传游戏